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我和舅妈的那段不了情

【第01章】

  19岁那年我离开了家去南京上大学,舅舅家在南京,因为舅舅海员,所以一直舅妈独自一个人在家,记得开学那天舅妈和家人送我上学的情景,舅妈那天穿了一个蓝色的裙子很美,脚上穿了双白色的拖鞋,漂亮的脚型白色的皮肤很性感,但那时候我没去多想。舅妈很关心我,三天两头打电话给我,问:学校习不习惯啊?周末的时候到她家里玩什么的,第一个周末我到舅妈家,她家有电脑,我也特想去,那时候也没女朋友,在学校上网还不如去舅妈家上,还有人照顾,就在学校一个月的时间里,宿舍那帮家伙什么都懂,天天聊女人,跟他们一起看日本动作片,渐渐的对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  在那之后周末没事都去舅妈家,在那住上一晚,这个的时候就会有意的多关注一下舅妈,先说下舅妈吧,当时舅妈当时30岁,身材很好,身高大约167CM,皮肤细白,她一直把我当小孩,总是跟我说学校累吧,要多吃点注意身体,我总是玩电脑游戏不是太搭理她的话,有时候她自己烧好吃的给我吃,有时候会带我出去吃好吃的,这样慢慢的也和舅妈熟悉了起来,因为当时没谈女朋友,所以舅妈就成了我手淫的对象,会一边浏览黄色网站一边打飞机有一次舅妈突然跟我说:小林,你要谈个女朋友了,我当时嗯了一声,想想可能是打飞机的时候不小心把精液射到什么地方被她发现了,后来才知道是我的浏览记录没删的原因。

  和舅妈第一次发生关系是大一第二个学期的一个周末,我跟往常一样去舅妈家,星期五的晚上去的舅妈家,敲门进去的时候发现桌子上摆满了丰富的菜,还放了一瓶酒,舅妈说今天是她的生日,舅舅在船上让我陪她一起过,晚上我们聊了许多,喝了点酒,很晚才结束,我洗完澡去玩游戏,卫生间传来了舅妈洗澡的水声,我浏览了一下网站,因为喝酒的原因鸡巴变的很硬,拖鞋的达达声告诉我舅妈也洗过了,我喵了一眼,舅妈穿了个黑色的睡衣,腿很白,我转过头继续玩游戏,过了一会舅妈喊:小林,我说:舅妈什么事?,过来帮我剪下脚指甲,我说哦,我到她房间的时候她已经躺在了床上,她说:你坐在床上,我就双腿盘着坐到了床上,她把指甲剪放到我手里面,然后把脚放到了我的腿上,红色的内裤我清晰可见,我鸡巴变的特别的硬,她把另一只脚也放到了我的腿上,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有意碰到了我的鸡巴,她然后就不动了,这时候我的鸡巴很难受,但是鸡巴像不受控制一样,在微微的抖动,我身体不敢动,气氛好尴尬,她感觉到了,一下了笑了起来,我说舅妈笑什么,她说你还是处男?我嗯了一声。然后她用脚在我鸡巴上轻轻的滑动,说好硬,我实在控制不住了,脑门一热放下她的脚去抱她,她顺手关了灯,也许是一直没有正常性爱的原因,她的屁股一直往我的身上顶,我手忙脚乱的褪下她的内裤,把鸡巴往她下面插,没插的进去,她用手扶着我的鸡巴进去了,里面好多水,好热,插了一小会(估计5分钟)我就射了,射了好多,射完我还抱着她,这时候两个人谁都没说话。

  【第02章】

  我和舅妈抱了一会儿,突然耳边有点热热的小风,舅妈靠在我的耳边柔柔地说:「小林,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别跟别人说。」然后又问道:「舅妈漂不漂亮?」我尴尬地嗯了一声。

  大家知道的男人做过了以后总会有回归现实的感觉,心里空落落的,除了害怕还有紧张,兴奋渐渐地降了下来,但还是感觉刺激。想想当初刚来舅妈这边的时候,光是看舅妈的美脚就受不了(本人有恋足癖),现在居然把她上了,心里很奇怪。我深吸了口气,慢慢地平躺了过来,但弟弟又一次严重勃起,房间里又充满了平静,跟暴风雨来临之前一样一样的……男人总是鸡鸡决定脑袋,我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,我说:「舅妈你好漂亮,你好美。」舅妈把我的手拿起来放在了她的乳房上,我好像在摸一个大西瓜,舅妈的乳房好大,好挺,一个成熟了大西瓜的感觉。然后用手在我战斗鸡上轻轻地套弄。

  我侧过身看着舅妈,瞄着乳头,然后说:「舅妈我可以用嘴舔吗?」「今天舅妈是你的女人,你怎么样舅妈都开心。」舅妈如是说。

  我一只手在乳房摸,用嘴舔着另一只乳头,舅妈的喉咙里发出了很大的呻吟声。就一会儿,舅妈说:「林,舅妈受不了,你躺好,舅妈想让你舒服。」其实是自己想舒服。她在我躺好后跨了上来,把我鸡巴往她的小洞里一放,热热的,紧紧的,水水的,我的神哦,做爱的感觉真他妈的爽。舅妈使劲地摇啊、转啊、扭啊,彷佛我是她的整个世界。今晚注定无眠……「小林,吃早点了。」我睁开了朦胧的睡眼,一看手机,8点啦。每天早晨坚持跑步的我第一次睡过了头,可以想想做爱多伤身伤神。

  吃过了早点,舅妈说:「马上带你去逛商场,给你买两件衣服。」我很开心,也很有负罪感,毕竟是自己最爱的舅舅的老婆。

  (上篇对舅妈交代得不清楚,我这里交代一下:她小名萍萍,镇江人,跟我舅舅是中专认识的,没结婚以前是个幼教,结婚后跟我舅舅在南京定居,平时跟我舅舅的一个女性朋友做做网店,卖卖衣服什么的,在南京的交际圈很窄。基本在家,所以很空虚、无聊、寂寞。自从我和她有了关系之后,她就不让我叫她舅妈了,让我在舅舅不在的时候叫她萍姐,你说乱到啥程度啦。

  我们有关系后,每当周末同学去泡MM的时候,我一般都在炮击我的舅妈。

  直到有了程宁——大学的女朋友——的出现,我们开始慢慢地少了。也正是有个女朋友的出现,舅妈开始帮我口交、给我插肛门、SM,那都是后话。一个有危机感的女人,真的很可怕,我写了很多感悟的东西,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色情小说怎么写。

  程宁,大学同学,一次社团活动的时候认识的,一个苏州女孩,慢慢地我们成了朋友,最后变成了女朋友,很乖的女孩,基本上在她的身上,我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,我跟舅妈做的时候总是在不断的冲刺,和她的做的时候更多的是在享受羞涩。

  那还是一个周末,舅妈开车去学校接我的时候,我跟程宁去逛街了,手机没电了没接到,回到寝室的时候,舍友说:「你姐好漂亮啊。」我摸不着头脑,「你一个亲戚来找过你。」胖子说。我一想,一定是舅妈,赶紧冲完电,回了个电话过去。

  那头的声音很低沉,我说:「萍姐怎么啦?」她说她心情不好,我可不可以过去?不是开玩笑嘛,我跟女朋友的房间都定好了。我敷衍了舅妈,明显感觉舅妈不开心,宿舍不明真相的那些家伙肯定把我跟程宁出去的事跟舅妈说了,哎!

  老子想,爱操不操。妈的,老女人了,还跟我玩小 女孩脾气。一连两个礼拜没去替舅舅交公粮。

  顺便感慨一句,到交公粮这份上,已经表示这个女人没神马魅力了?错误的观点。只能说明这个女人还有其他地方没有好好开发。)叮当、叮当、门开了,舅妈感到很开心,我一不小心等於在她身上欲情故纵了一把。进屋后,我说:「好姐姐,最近英语考级忙就没过来。」舅妈哼了一下说:「还不知道在哪个MM身上忙的呢!」让我坐在沙发上,她跪在地板上,开始脱我的裤子。

  我说:「姐,我还没洗澡。」

  舅妈说:「没事,我好长时间没吃肉了,我用嘴巴帮你洗。」我差点笑出来,心里想:妈的,饿死鬼一样的,真是欠操。舅妈一口含着我的鸡巴。我的兴趣又一次被调动了起来。她的吞吐让我的爽得不得了,我的鸡巴不长,但也有15厘米,她一口吞到喉咙里,虽然有齿感,但在爽於痛之间,显然爽赢了。舅妈是第一次给我口交,我也是第一次被口交。就像奥运在北京举行一样,被铭记的一定是北京。

  口交很强力。在我要射的一刹那,她恨熟练地用手指捏到我会阴部,於是武侠小说的经脉逆行产生了,留在龟头前面亮色的还是前例腺液。我的后脑像被电击过一样,一阵阵酥麻。舅妈的嘴角露出了胜利的微笑。

  舅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像狗一样爬到了我的身上,於是在几轮炮击过后,山头还是拿下了。我有时在想到底谁是山头?在我的心中,舅妈是永远的炮兵……文笔不好,哎!下篇我多酝酿。

  【第03章】

  首先谢谢版主大大的金币和大家中肯的建议。我会加油的,细节方面再多加强,这几天公司有点忙,所以没时间跟新,还是要请版主帮忙编排。不说那么多了,继续主题。

  那天不管舅妈在我身上怎么折腾。我就是没有射的感觉。於是我在舅妈的耳边说:萍姐,我想射你嘴里。她望着我,於是,不等她答应。我翻身把舅妈放在沙发上,用沾满舅妈淫水的黑的发亮的鸡巴插在舅妈的嘴里。双手抱着她的头,感觉龟头都快伸到底了,这时候舅妈传来了呜呜的呻吟声,眼睛深情的望着我,泪水在眼中不停的打转,唾液顺着嘴角像藕丝一样慢慢的往下滴,丝丝相连,当我看到她这个样子,心中有无尽的征服感,但心中也有些内疚,带了几分不忍心。

  感觉自己很对不起她的这份真情(毕竟相处了一年了,说没有感情是骗人的),我自然而然的说:萍宝贝,不舒服我就拿出来,刚准备把鸡巴退出来,她死死的抱着我的屁股。我还是射不出来,渐渐的鸡巴有点软了,突然没有了想射的感觉。

  第一次在炮弹要发射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来没带引信,准确的说心里很乱,没了方向感,我还是把鸡巴退了出来,把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。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,不知为什么,心里有了一阵酸涩,萍姐说:林林。怎么了?我说:宝贝,让你受委屈了,我以后要好好的爱你。萍姐两只手托着我的脸望着我的眼睛说:

  林。

  姐不奢求什么,只是你不在的时候,姐感到害怕,姐真的没什么的,林。然后说:我知道你还年轻,应该有自己的生活,只是希望你还能经常的来跟姐姐说说话、聊聊天,姐好孤单。然后笑了笑说:有时间,把她带给姐姐看看。我说:

  萍姐,谢谢你,跟你一起,我快乐的成熟着,我有时间带她过来玩。萍姐把手又一次的放在我的乳头上轻轻的捏着、用手指打转。我的小弟弟又一次昂起了头。

  我的呼吸在在急促的加快,我一把抱起她放到了床上,我说:姐,我想和你玩强 奸游戏,她先是惊讶,后来微笑着点点头,我用用她的黑色眼罩把她的眼睛蒙上,让她嘴张开,拿了个条毛巾塞到了她的嘴里,把她的双手翻过来,从她的壁橱抽屉里拿了条她的黑色丝袜把她的双手绑了起来,然后分开的她的白皙的大腿,把手机调成震动,套上避孕套塞到她的阴道里。拿着黑色发亮的鸡巴在她的乳头上用力的摩擦着,这时候我特别兴奋,不知道强 奸犯是不是有这个心理,淫水像滋润的泉水,从下面茂密的森林里不断的渗出,萍姐的细腰在不段的无规律的扭动着,嘴里发出了痛苦而压抑的呻吟,但我听到了冲锋的号角声。我拔出了手机,把鸡巴狠狠的操进了她的阴道。阴道里面像千万个蚂蚁爬过一样,在不断的蠕动。

  我猛操了几百下。这时候感觉精子像高速列车一样迅猛的向龟头驶来,在出站的一刹那,我拔出鸡巴的同时拿掉毛巾,在她刚准备大口喘气的一刹那,全部射到了她的嘴里,她喘着粗气,舌头在我龟头的马眼上下左右的扫动着,扫的我浑身发抖。

  滚烫的精液顺着嘴角刚要滴下来,她的舌头准确无误的又一次舔到了嘴里,开心的吞进了喉咙,发出了一声闷响。我又一次抱起她进来洗澡间,一起洗了个鸳鸯浴,这个浴应该是慾望的欲。在浴室不大的地方,舅妈很认真的给我清洗身体,洗到脖子的时候,突然狠狠的咬住,用力的吸着,很快一个玫瑰漂亮的的绽放了,我闭上眼睛痛苦的享受着这份奇特的爱,我作为回应,很开心的拥吻着萍姐,萍姐的嘴唇很性感,让我迷恋,我们尽情的发泄着各自的深情。难道男人都有当皇帝的潜质?多情的我在南京这个城市真正领会了博爱。最后一起相拥着睡到了天明。又是一个淫荡的周末过去了。我像开发商一样,在「老城区」的土地上做个一次深度开发,还口爆了萍姐。最后在临走的时候,舅妈望着她种的那朵鲜艳的玫瑰说:「不好意思了,林。」我笑笑说:「没关系的,还让我坏呢。」萍姐很慎重的说:「要注意,不要让她看到,我可不想一个老婆子害你一辈子。」我说:「我就喜欢成熟的女人,我乐意!」她说:「口是心非,。我说我走了,刚走到门口,我回过头望着她,看出来她有不舍。我说:宝贝,我真的走了,下次再来喂饱你。她做了个假打的动作,」路上注意安全「,笑笑说。我点了点头。

  到了学校一个星期没敢穿低领的衣服,没敢见程宁,深怕被程宁看见。小 女孩就是好忽悠,我说最近要考试了,万一挂科就麻烦了,我还想考研呢。每天短信通了通。基本还好,突然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说:在我的宿舍楼下,叫我下来。

  言语中带着忧伤。我想这是什么情况?发现啥啦?心里咯咯的。我一出宿舍楼门口,远远的看她低着头,我快步跑到她面前,问她怎么了?她也不说话,我用手拉着我的胳膊小心的说:猪哥哥我怀孕了(我属猪)。我说:啊?不是每次都吃避孕药吗?然后安慰她说:「宝贝,别害怕,我会想办法处理好的。乖!」哄了一会,等程宁情绪稳定了,我把她一直送到女生宿舍。然后回到了宿舍,抽了只香烟,想:这怎么弄啊?大家也都知道的大学生没多少钱,打胎要钱的,我赶紧上网查询,查了几家医院,鼓起勇气打了医院的电话,最少的打胎要1500。我的妈呀!两个月生活费啊!还要在没有任何开支的情况下,何况泡妞、买衣服的预算都在里面,跟父母又不好讲,就在我感觉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萍姐的影子浮现在了我的眼前,怎么讲呢?我在其他舍友不在宿舍的情况下,拨通了萍姐的电话,萍姐很开心。我说周末去你那玩,她很开心。调侃道:「我还以为你把姐姐忘了呢。」我说会带着程宁,她看似很开心的说:好啊。但我从她的声调中能感觉到她心里其实是有失落感的。

  周末,我带着程宁去舅妈家,程宁很不好意思。我说没事的,舅妈她们大人经历过的,(我后来才知道,其实舅舅在外面是有情况的,而且情况严重的很,因为舅妈不能生宝宝(先天卵巢发育不全),舅舅又很想要个小孩,所以每次回来都会吵架,感情就在争吵中渐渐模糊。我才知道半年才回来一次。因为他外面有其他女人,还有个私生子,舅妈一直觉得自己不能生,所以一直迁就着舅舅,这是后话,日后再表)。到了萍姐家。萍姐很热情,给我们泡茶,拿水果给程宁吃,我把这个事情跟舅妈一五一十的说了。程宁低下了头,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红。

  舅妈然后诚恳的开导我们。什么现在还是学生啊,还是打掉吧,说打掉的时候,我看到了舅妈眼中闪过的泪花,我体会到一个女人的不容易。然后说:手术后在舅妈家休养段一段时间吧!我帮你到医院找人开病假条。程宁都很感动,我打心里谢谢舅妈的理解和帮助。

  就这样,我每天放学后就回去舅妈家陪程宁还有舅妈。在程宁静养的半个月中又发生了许多故事,有淫秽的有感人的,有刺激的,有紧张的。

  字节数:11654

  【完】